Facebook
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:::

職場寶典

:::
回上一頁 友善列印 轉寄好友
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
飯店最高薪的職位是「行李員」?最被低估的3種工作

文 黃奕霖

隨著邊境解封、年節將近,許多人已迫不及待規畫起旅遊行程。但你知道一趟愉快的旅途背後,其實充斥著一群最容易被忽略的「專業人士」嗎?

歷經超過900天的邊境管制,民眾終於盼到邊境解封,剛開幕的2022台北國際旅展單日湧進6萬多名人潮,創下歷史新高,且與去年相比成長超過8成,為疫後觀光復甦打響第一槍。

根據交通部統計,解封後台灣入境人數增加約9成,國旅也呈現爆發式成長。且隨著聖誕節、跨年等節慶將至,旅宿業者紛紛摩拳擦掌,推出各類餐宿優惠,深怕沒跟上這波解封行情。

但在「客戶至上」的年代,光靠壓價競爭顯然還不足夠,文華東方人資總監劉富美認為,如何給出客戶預料之外的別緻服務,才是業者做出區隔化的關鍵。

尤其在這一波復甦中,有3種人是飯店業最急於爭搶的優先對象,他們平日低調、不張揚,總是默默隱身在各角落、幕後,但卻是五星飯店的「財源三柱」。

尤其五星級飯店,除了晶華酒店集團在餐飲營收的表現亮眼外,多數都以房務為主要營收來源,一旦少了這3種人,五星飯店要開門賺錢也難。

文華東方人資總監劉富美_Cheers 文華東方人資總監劉富美_Cheers

會外語、學聊天,行李員為何如此重要?

「大家平常可能很少注意到行李員,但這個職位非常重要。」

曾任職於晶華酒店、台北遠東香格里拉、大倉久和等知名企業,在服務業深耕20多年劉富美透露,在她任職過的某間飯店,行李員的薪水遠高於其他職位。她起初十分疑惑,心想「行李員不就是提完行李拿小費而已嗎?」

劉富美忍不住開口詢問,得到的回答是:「從Check in到入住,誰跟客人的相處時間最長?」劉富美才恍然大悟。

「在高檔飯店的入住路程可能長達10分鐘,這段時間如果都不說話就尷尬了!」劉富美解釋,Check in時間通常不會太長,且櫃台人員忙於確認資訊,其實沒有餘裕閒聊。

相較之下,行李員反而是第一個服務提供者。

為了在第一時間創造最好的入住體驗,行李員必須具備外語能力以便與外國旅客交流,還要接受特別的「聊天訓練」,才知道什麼時候該聊、聊些什麼,以及什麼時候該停。

例如在聊天中得知客人還沒用餐,行李員要能適時推薦用餐地點,或是看到客人攜帶高爾夫球具,進而推測出有哪些行程需求可以協助安排。倘若客人已顯露疲態,行李員也要懂得「適可而止」。

劉富美表示,很多行李員因此跟客人建立出非常深厚的關係,也是最了解客人習慣的職位。甚至有客人特別問:「某某行李員有上班嗎?我帶了禮物要給他。」不難看出行李員對提高飯店回流率的重要性。

相較於行李員還算「顯而易見」的服務,通常不會直接與客人接觸的房務員,則更能在細節上展現貼心服務,建立高檔服務的隱形門檻。

房務員與訂房員:不需開口就能懂你需求

劉富美提到,她在前陣子出國時曾入住自家的文華酒店,在某天外出回房時驚訝地發現,本來相互交纏的各類充電線已經被房務員用捲線繩有條理的整理好,「一回房看到這樣的服務,會感覺非常的貼心。」

不僅如此,細心的房務員一旦發現原本放在右方的水杯等日用品,在第二天被擺放到左手邊,她便會將所有東西挪移到左方。如果客人將書倒扣在床邊,房務員也會將公司的書籤夾在該頁,以方便客人閱讀。

此外,劉富美也提到普遍被認為只是「接線生」的訂房組,其實同樣有許多眉角。例如經驗豐富的訂房組能在短短幾分鐘的通話中,判斷出同行嬰幼兒的年紀、身形、是否還在爬行,從而做出更換安全插頭的指令。

「訂房組的精準程度,連小孩大概用什麼size的尿布都能準備好提前放在房間床上。」

劉富美強調,這些服務都不在既定的SOP裡面,而是要依靠同仁的經驗來判斷客人沒說出口的隱形需求。「成熟的從業人員真的很難養成!」

在這一波邊境解風的復甦潮中,所有五星級飯店都在爭搶房務人員,文華東方酒店身為頂級服務的指標飯店,不惜打破台北市業界水準,祭出月薪3.7萬爭搶年輕從業人員,劉富美說:「已補到八成滿的水準!」

旅宿業大缺工,人資長:連閉眼就在想找人

但現實情況是,五星服務背後的重要推手不僅難以養成,現在更幾近「無人可養」的窘境。過去3年,台灣餐旅從業人數整整下滑2成,大鬧人才荒。

劉富美苦笑說,每次的人資聚會大家一開口就是問缺人怎麼辦,「很多人資大概晚上都沒辦法睡,一閉上眼睛就是招募找人。」
人都去哪了?除了疫情期間流失的人力外,服務行業間激烈的「人才競賽」才真的令她傷透腦筋。

劉富美解釋,疫情期間不少房務員轉去長照業,foodpanda、ubereat等外送行業也成為熱門工作選項,飯店業最大的競爭對手不只同行,而是來自四面八方,「最近連航空業都來搶人!」她說。

此外,高檔米其林餐廳進入台灣,也開始爭搶有經驗、有熱忱、甚至具備語言能力的服務人員,同樣將餐旅人才的競爭難度又提高一個檔次。

但不論同行間如何「內卷」,很多人將服務業視為低門檻、高勞動,甚至「缺乏專業」的行業而不願意進入,恐怕才是服務業缺人的關鍵所在。

沒有腳本的行業,一切演出為了「包君滿意」

然而,想成為一名優秀的從業人員,其實遠不如外界想像的那麼容易。

劉富美便形容,「服務業是個沒有腳本的行業,這齣戲落幕的時候,客人必須開心的離開。」

除了要無時無刻注意到客人的「眼神」需求,在匆忙中仍保持最完美的儀態及語氣,在面對突如其來的漏水停電、沒遇過地震而驚慌失措的外國旅客等事件時,如何說出最適當的台詞、做出做合宜的反應,再再考驗著從業人員反應能力。

劉富美笑說,她做了很多年的教育訓練,直到某次下場支援上百人的公司包場活動,沒想到光是端盤子就令她感覺壓力山大。「所以能真正在舞台上優游自在的員工,就是一個非常好的演員。」

「沒有意外的話,馬上就要發生意外」可以說是服務業的常態。而「永遠不知道明天會面對什麼」的未知性,也是劉富美認為服務業最大的挑戰及魅力所在。

在這最壞卻也最好的時代,就等人踏上舞台

「這是從事服務業最壞的年代,也是最好的年代。」這句話,在採訪中被劉富美反覆強調。

壞的是疫情衝擊下的產業寒冬、是人才荒下的分身乏術。而所有事情都是一體兩面,當愈來愈少人願意站上舞台,自然也愈容易被聚光燈照亮,更有機會成為被關注及培養的新星。例如以前在飯店業想升到副理至少需要4~5年,現在只要18個月密集的「完整特訓」就要披掛上陣,成為能文能武的領導階層。

劉富美最後強調,她非常鼓勵年輕人在空檔年(gap year)到服務業嘗試1~2年,這段期間訓練出來的抗壓、應對進退、EQ及解決問題能力,即便日後不從事服務業依然十分受用。

想學習如何在沒有劇本的情況下,依然能從容自在的演出,成為一名合格的「好演員」,服務業或許就是那磨練的最佳舞台。

TOP